苏暮sumu

舞见里绘画不咋滴的文手。
|易桓熊彭执峰戬杰|
TFB|EXO|五月天
瑜洲|瑞文|瓶邪|叶黄|勋白
逍遥散人|水一大魔王|嗨氏
更文看心情(???)
❤最爱粉丝宝宝们❤

收到就好啦,谢谢宝宝哦❤

明月如枫:

占tag致歉
感谢欧皇马的保佑,我中奖了,今天收到明信片了哦!感谢 @苏暮sumu 太太!

收到就好啦,谢谢宝宝,么么❤

折翼的鸡翅膀:

哈哈,宝贝收到了


谢谢 @苏暮sumu 宝贝啦😚

第一次中奖,开森( •̀∀•́ )


希望我的好运可以一直下去,然后传染更多的人,嘻嘻

这是一个【开奖】的………?

好了我终于又拖更了一星期

开奖了开奖了,勉强评论到了20(emmm…)

其实我在评论瞅你们的lof很久了hhhh

中奖的四个宝贝是:

【明信片书签】 @明月如枫  @折翼的鸡翅膀

【零食/可折现】 @酒久歌  @爱上青宇的废包

想多谢谢粉丝们的支持,但是又有很多话说不出口,所以就这样发一个小福利吧!没有中奖的也没关系,因为……其实奖品真的很少噗——

中奖的宝宝来找我私聊给地址啦(*/ω\*)

【我爱你们❤】

对这是一个【抽奖】

迟到的400粉福利,任性不点梗(其实是太懒……emmmm)

所以为了回馈一下支持我的宝宝们,就做一次抽奖(没人参加就尴尬了……)

抽四个宝宝,两人送《念念》的全套明信片和签名书签(每人一套,一套8张)『包半邮,学生党实在没钱emmm』
(so你萌有没有看念念啊_(:з」∠)_ 敲碗想吃文评🙊虽然我知道我的文真的不咋滴,哭唧唧)
另外两人送零食,不想吃的话就变现吧

【抽奖条件】是我的粉丝就好,在这条下面评论,最好能给我的文提点意见之类的emmm…评论过20就抽。
因为lo没有平台抽奖,所以我就看谁顺眼就抽谁啦(偷偷说一句多看看我简介和文章可能中奖几率会大???)

【抽奖时间】11.28  是不是有点晚 但是是易烊千玺生日呀(不要脸!)

【好怕没人来,要是评论不过20就黑幕好了(||๐_๐)】

那个………我的杰克苏(???)文……我也想问………求文评_(:з」∠)_

-解尽秋凉-:

对我也想问……就是《旧巷》……有没有小可爱愿意给我文评_(´ཀ`」 ∠)_


兰心诺:



我也想问问,我第一次写真人rps车,但是并没有任何相关评论😂




苍苍白露:







我也想问......








大葱吕鋆葱:















那个……你们……有没有……买了念念的……看了我的文的……小天使……求个文评呗……












碎碎念以及汇总

被屏蔽的实在懒得补档了

屏蔽的是熊彭《后来的我们》序  08  和  20  章  和一个番外车(其实都是车哈哈哈哈哈哈)

有想看的宝宝直接看 全文txt 就好_(:з」∠)_

然后给一个更新过的汇总

这是链接


一开学我就觉得自己脑力不足了,更新慢宝宝们多多包涵23333

欢迎催更呀,不过催不催得出来就不一定了hhhh

【占tag致歉】

【执离】逍遥 06

/江湖au  剑派弟子明×杀手离  

/有点短,但也好过没有(不要脸!)

前文回顾   01-03  04-05 

06

因着有慕容离的陪伴,执明没再嚷嚷着下山。当然,在执明养伤期间,师父们连带着各位师兄弟每日不间断地看着他,他想跑出去也难。

执明被日夜看着,倒是方便了慕容离,他这几日白天陪着执明练剑写字,晚上就跑出去找七诀剑谱,可惜一直没有找到。

那日慕容离从外头回来,经过执明房间时,突然听到屋内有讲话声。

“为什么放我这儿?”执明疑惑的声音。

“师父说剑谱放他那儿不安全。”如果他估计没错,应该是执明的大师兄执暌,“师父这是器重你。”

“切~”执明撇了撇嘴,无奈道:“好吧,那要丢了不怪我——啊!”

这“啊”地一声像是被执暌当头打了一下,“好好看管,莫让别人偷了去,若是丢了,师父定要拿你问罪!”

慕容离本想凑近看看他们将剑谱放在何处,可这时突然听到脚步声往门口来了,他一个闪身躲进了拐角处的阴影里。

等执暌走后,慕容离寻思了一下,敲开了执明的房门。

天色已经不早了,往常这时候慕容离该是歇息了,此刻的突然出现让执明又惊又喜。

“阿离?你怎的来了?”

“有些睡不着,”慕容离摩挲着手里的玉箫,往窗外看了一眼,“今夜月色正浓,不如共饮一杯?”

“好啊!阿离你且呆着,我去拿酒来。”

慕容离不爱笑,执明似乎习惯了,也不在意,他一边斟酒一边侃侃谈着近来听到的趣闻。

“阿离,你可知滕州的若木华?”

“嗯?”慕容离一惊,这是他这次任务——偷七诀剑谱——的买家,他拿着酒杯的手颤了一颤又及时停住,随即抬眼用毫无波澜的眼神去看执明,“听过。”

“也对,他名声可不好。”执明对正面直视慕容离深邃的眸子显得很开心,语气都上扬起来,“我听师兄们说他居然把齐门的千胜盗了去。”

“这样。”

“嗯。若木华那个老东西真不是……”

执明喝多了,他手掌撑着侧脸摇摇欲坠,红透的脸颊上双眼半眯着,嘴巴却止不住地说着话。

“阿离你说我怎么就……”

怎么就……


“执明,你喝多了。”

慕容离刚说完这句,就见对面那人停止了絮絮,一头嗑在榻上的矮桌上。

“执明?执明?”


第二天执明是被敲门声吵醒的,他暗自嘟囔了几句,想着阿离怎么没来,然后翻个身,把被子盖在头上继续睡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执明?”

“起床了执明,要上早课了。”

阿离的声音听起来就是悦耳,执明没睁眼,想着让阿离多叫几声自己的名字。

“执明?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起来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你再不起,我可要走了。”

执明听到这句,身体比嘴上还急,还没来及睁眼就扑腾着去抓慕容离的手,“别走。”

谁知慕容离离自己很近,这么一抓,站着的人猝不及防地往下跌去。

执明睁开眼的刹那,只见到慕容离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往下扑过来。

“唔…”当真是结结实实撞了个满怀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执明!你抱着个枕头干嘛呢你!”

执明这下是真的被拉了起来,他迷迷糊糊地睁眼,抬头一看却是师兄。

“阿离呢?”

奇怪,他怎么梦到了以前阿离叫自己起床时的场景。

“我怎么知道,”执暌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显然是真的生气了,“你整节早课都没去,起来跟我去见师父。”

执明猛地清醒了过来,也不嬉皮笑脸了,开始往身上套衣服。还好宿醉没有留下头疼的后遗,想是阿离喂自己喝过了解酒茶。

不过,阿离呢?


去师父那领了一顿罚,执明吹着被拍的红肿的手掌径直走去慕容离的客房。

房间里很整洁,转了一圈也并没有人,执明刚想出门找,突然在桌上的茶杯下面看到一张纸条,是慕容离留下的。

“执明,这些天多谢款待。现有急事,无法当面道别,后会有期。勿念。慕容离。”

执明愣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,慕容离居然一声不响地走了。

大师兄对慕容离始终好感不多,听闻他离开,第一反应却是剑谱。尽管执明一再强调阿离不是那样的人,但当他翻开自己的书柜发现七诀剑谱丢失的时候,眼角还是忍不住颤抖起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嗯,要开虐了hhhhh

【易桓/马云】当易柏辰穿越进终极三国(4)

/跟电视剧的时间线什么的有差距
/ooc我的
/感觉我这个段子是月更系列????hhh别打我
  

前文链接   1    2    3


易柏辰已经跪在神医的茅草房前一晚上了,山间石头小路凹凸不平,把他两个膝盖磨的又红又肿,有些还破了皮渗出了血。

易柏辰疼的眼眶里泛着泪花,他皱着眉头在心里抱怨:叫你穿破洞裤!这也算了!洞还刚好都破在膝盖上!

半夜的时候下了点小雨,全淋在易柏辰身上,山间温度低,冻得他鼻头发红。

天光乍破的时候,张飞过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个情景。

“超,别难过了,不是你的错……”张飞蹲下来拍了拍易柏辰的肩膀,“看你这副样子,兄弟们心里也都不好受。”


这事还得从关羽手臂中毒说起,五虎将和刘备带着关羽遍访名医,本来是可以医治的,却因为马超的“我不杀伯仁,伯仁却因我而死”事件导致神医不肯医治。

易柏辰好歹也是读过几遍三国演义的人,立马难过地皱着眉头求原谅,可惜伯仁的母亲执念如此重。

于是他才在门口一跪不起。

谁知道跪久了这么累!古人真的很坚强!易柏辰无力望天。

“马超是吗,师父说要见你。”神医的徒弟扶着他走进里屋。

易柏辰跪的太久本就身体不太稳当,到了屋里看见那个满脸愁容的神医时,又扑通一声跪了下去,这一下实打实地让膝盖上的伤口接触到大地,疼的易柏辰眼泪唰的流了下来。

“伯母,都是我的错,你杀了我吧!”

他看到神医手在抖,颤悠悠地摸索着去寻自己的脸,他动了动头方便她抚摸。

“孩子,起来吧。”神医触手碰到易柏辰两行热泪,难过地说话都不利索,“伯母不该怪你,不怪你。”

……

易柏辰想让神医帮忙救治关羽手臂的愿望仍没有达成,他垂着眼眸,恭敬的对人鞠了一躬,然后走了出去。

嗯,易柏辰需要静静,他觉得自己哪里都难受。所以他没让其他兄弟陪着。

易柏辰在林间慢慢走着,等稍稍适应了膝盖的感觉时,突然听到身后一句轻声的叫喊。

“易恩?”

嗯?疼到都出幻觉了?

还没来及回头,他就感觉身边一股风吹过,接着肩膀就被两只手按住强迫他转过身去。

“是,易柏辰吗?”

他抬眼,触到了那双清亮干净的眸子。

“马……马?”


——————

我们马马终于穿过来了……

了心思了了心思了_(:з」∠)_

如果有下章我一定要改名叫《当易桓穿越进终极三国》

hhhhhhhhh

溜了溜了

发一张乱涂表明我真的没失踪●▽●

我无敌最美的小樱酱!

(*/ω\*)

『画的不好别嫌弃( ˙-˙ )』